候,腿被踩了一下。小运平的堂哥陶

2017-12-30 09:19

合肥市二院骨科病房里,11岁的陶运平看上去是如此瘦弱不堪。被查出骨癌晚期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,他和他的父亲经历了绝望、逃离、再找回希望的过程。医护人员为了找回这对绝望的父子,甚至差点报警。终于孩子找回来了。如今,他在等待生命的延续,61岁的父亲长叹一声,我们希望孩子活着。

4月25日,住院四天的陶运平和他的父亲忽然不见了,这让前来查房的护士们很纳闷,医护人员把医院上下找了个遍也没能找到这对父子,这时他们意识到这对父子可能不辞而别了。

22日,当陶运平被查出骨癌晚期时,这对父子一夜未睡。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救这个孩子,父亲哭了一夜。虽然医护人员都安慰他,可是61岁的老父亲还是觉得没有办法面对孩子,没有办法亲口告诉他,这个病根本没有办法治愈。

我们觉得这对父子太可怜了,虽然说这个病没有办法治愈,但是我们也给他们捐了几千块钱,希望能帮这个孩子续命。然而,就在医护人员凑齐了钱想交给父亲时,却发现这对父子不辞而别了。

据市二院骨一科医生张宝介绍,这个孩子如果不治疗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,但是如果积极配合治疗,或许可能多陪伴他父亲几年。

就为了能帮助这个孩子,整个骨一科的医护人员都参与到找人的行列中来。他们找遍了医院周围,都没有发现这对父子的踪迹。

后来我们在收拾他的病床时无意中发现一张纸,纸上有一个电话号码,我们通过这个号码找到了他的家人,后来通过他的家人才找到他们父子。张宝说,医护人员将他们的想法告诉了父亲,这才把这对父子给找了回来。

2014年3月28日,这天是星期五,陶运平在学校和同学发生了口角,两个顽皮的男孩不一会便将口角升级为肢体冲突。他和同学打架的时候,腿被踩了一下。小运平的堂哥陶俊告诉记者,孩子回来之后就一直嚷着腿疼,但当时他父亲觉得没什么大事,再说家里穷得很,就没有带他去医院检查下。

小运平就这样疼了三个多星期,家人并没意识到,孩子的腿疼已经预示了可怕的危险。渐渐地,不仅仅是疼了,小运平走路的姿态也变得异常起来。当时走路开始瘸了,我们觉得可能有点严重了,赶紧带着去医院做了检查。陶俊说,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医生说是骨癌晚期,他父亲当时就懵了。

据陶俊介绍,小运平的父亲今年已经61岁,小孩命苦,2003年出生,2005年父母就离婚了,这些年一直是他父亲一个人带着他。在过去的这些年里,陶俊和其他的亲戚朋友一直帮衬着这个孱弱的单亲家庭,他父亲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没什么劳动能力。村子里有好心的人给了他两亩地,这两亩地就是他们家全部的经济来源。

记者联系到小运平的父亲陶新发,这个61岁的老人语气疲惫,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他从那天之后,整个人就散了架,这个打击太沉重了。陶俊说,孩子遭遇的厄运几乎击垮了陶新发。我们现在只能是亲戚轮流照顾着,也帮着凑钱维持生活,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,接下来可怎么办?

4月22日确诊,才没几天,孩子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胸部、背部。陶俊告诉记者,他没有想到会这样的快,孩子疼得整夜整夜睡不着,到了白天,也许是疼累了,才能迷迷糊糊睡一会。陶俊说,小运平的父亲并不怎么吭声,可他比谁都难过。

从确诊至今,陶运发和陶俊一再被告知孩子治愈的几率很低。希望虽然很小,但总是有的。我们想让孩子活着,即使治愈不了,医生说靠着治疗也能延续些生命。陶俊说,到现在为止,医院把费用都免了,还给我们捐了点钱。但医院不是慈善机构,我们都知道,接下来会怎么样,我们也不知道。

我只想让孩子活着。陶俊轻轻地又重复了一句。(稿件来源:合肥在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