价格也会降一半

2017-12-11 08:15

三年过去,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的采访时,刘迎龙仍颇感中国儿童药发展之艰难。他说,表面上看只关乎药,实际上牵扯着卫生、药监、社保等多个部门和上千家企业,政策推动起来并不容易。

要解决儿童药短缺的问题,需要一系列的政策保障。在每年全国两会上,代表委员纷纷为保障儿童药献计献策。

一位从事儿童药销售的人士认为,优先审批通道是很多国家通行的方式,其目的就是鼓励更多企业去研发儿童药。而以前差比价、统一招标、一品双规这些行业规则,对于儿童药来说一直很不公平。比如差比价,是指药品因剂型、规格或包装等不同而形成的价格之间的差额或比值,儿童药剂量是成人的一半时,价格也会降一半,但其实工艺和耗时上是差不多的,这样一来谁还会生产儿童药呢?

2015年12月21日,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《临床急需儿童用药申请优先审评审批品种评定的基本原则》及首批优先审评审批的儿童用药注册申请目录,一部分符合原则的新药、改剂型或新增规格以及仿制药将可申请优先审批。

三份重磅文件的出台,从审批、限价、招标方面给中国儿童药带来了积极的信号。不少人认为,这已经是儿童药史上最好时期。

2015年8月24日,国家卫计委发出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儿童用药配备使用工作的通知》,允许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可以直接挂网采购,并放宽对儿童适宜品种、剂型、规格的配备限制。这项政策宣告了儿童药从此基本告别招投标和一品双规限制,进一步实现了松绑。

2014年5月21日,国家卫计委、食药监总局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若干意见》,其中就提到要从审批、生产、临床使用等多方面鼓励儿童用药,尤其要建立儿童药申报审批的专门通道。对儿童用药价格给予政策扶持,儿童专用剂型不受成人药品定价水平影响,即不再受差比价原则限制。

2013年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中心主任刘迎龙从研发、试验、审批、保障四个方面提出建议,一是加强儿童药物临床试验工作,包括基地建设、人才培养、专家审评等。二是建立完善儿童基本药物目录,将更多儿童药列入医保目录,放开一品双规制度对儿童药进医院的限制。三是国家政策支持儿童药物的研发和生产,取消差比定价。四是药监部门对儿童药的快速优先审批,对儿童剂量和剂型的改进建立快速通道。